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新聞 >> 云南新聞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杜絕校園欺凌 護航花季青春
2019年05月17日 10:34:41  作者:鄭玉明  刀一波  姜燕萍  謝盛梅  李艷  楊陽洋  來源:云南法制報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5月10日上午,一名中年男子沖進一所小學教室,用刀刺向自己女兒的同桌劉某宸。這一幕,來自近期被持續熱議的上饒小學生被刺死案。據江西省上饒市公安局信州分局通報,因嫌疑人王某建的女兒與受害學生發生糾紛,其持刀將受害學生刺傷,后緊急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據媒體報道,案發當天,該班班主任本想就此前的糾紛約雙方家長面談,沒想到悲劇突然發生。有網友表示對行兇者王某建的暴力行為無法理解,認為孩子之間的糾紛能夠以更理性的方式解決。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校園欺凌事件進入人們的視野,校園欺凌這一話題也一次次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校園欺凌會對受害者造成嚴重的身體和心理傷害,欺凌者也因此付出慘重的代價。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校園欺凌現象,探究背后的原因,尋求解決的辦法。
 
  究竟什么是校園欺凌,他和同學間開玩笑、鬧矛盾的區別在哪?面對被欺凌的學生,家庭與學校如何做好撫慰工作?校園欺凌發生時,學生和家長應如何運用法律武器維護合法權益?……針對這一系列問題,本報記者通過問卷方式進行深入調查,并對教師、家長、教育界人士、心理咨詢師、律師、檢察官等進行了采訪。
 
  現狀調查

  教師家長學生三方共同化解欺凌事件
 
 
  張老師是昆明市某中學的一名英語老師,曾擔任過班主任職務。在她從業的10余年時間里,也曾處理過校園欺凌事件。
 
  在一次晚自習時,一名初中學生的母親氣勢洶洶地沖進教室,指責班里一名男同學欺負自己孩子,還說孩子因為這事甚至產生了輕生念頭。原來,在和奶奶一起看電視時,這名受到校園欺凌的學生悄悄落淚,在奶奶追問下,他才說自己在學校里經常被一名同學拍打頭部,他的東西還經常被扔或被搶等。張老師了解到,由于這名學生的母親過于強勢,而學生性格又比較怯懦,事情發生后他一直不敢告訴老師和家長,已經默默忍受了一個學期欺凌。直到奶奶發現時,他還叮囑其“不要告訴媽媽”。
 
  后來,經過老師、雙方家長和2名孩子三方開誠布公地交流,以及老師和家長對孩子的引導,實施欺凌的學生認識到自身的錯誤,也意識到自己平日所謂的“調皮”和“淘氣”其實已經傷害到他人。此后,該名學生再沒有犯過此類錯誤。
 
  “在高中,一些女生孤立農村籍學生、針對同學的一些特征取外號等現象時有發生。”張老師說,通過教育和引導,讓更多學生懂得什么是校園欺凌十分重要,例如毆打同學屬于校園欺凌,那同學之間的冷暴力又屬不屬于這一范疇呢?對于校園欺凌概念有清晰的界定,能夠讓更多的學生了解其危害和后果。
 
  張老師還指出,當前,隨著越來越多單親家庭、重組家庭的出現,親子教育出現一定程度的匱乏,家長應加強與孩子間的平等交流與對話。同時,也希望通過社區課堂等創新性教育模式,讓孩子在入學前及日常生活中了解防范校園欺凌知識,讓更多孩子知道發生校園欺凌時,老師可以是他們傾訴和求助的對象。
 
  調查顯示:不少學生遭遇過校園欺凌
 
  為真實掌握校園欺凌情況,本報記者在昆明市作了相關問卷調查,共收回有效問卷121份。經過統計,參與此次問卷調查的有男生67人、女生54人。在“你在學校感到快樂嗎?”這一選項中,63%的學生表示“快樂”,34%的學生表示“一般”,1%的學生表示“不快樂”;在“你遭遇過校園欺凌嗎?”這一選項中,31%的學生表示遭遇過校園欺凌。在“你覺得哪些行為屬于校園欺凌?”這一選項中,20%的學生認為言語攻擊(起侮辱性綽號、嘲笑、開惡意玩笑)屬于,20%的學生認為身體攻擊(遭遇拳打腳踢等)屬于,19%的學生認為社交欺凌(被排擠、孤立、漠視)屬于,19%的學生認為敲詐勒索錢財、物品等屬于,15%的學生認為網絡欺凌(通過網絡媒介實施的欺凌)屬于,3%的學生選擇“其他”。
 
  在“本學期你遭遇過校園欺凌嗎?”這一選項中,77%的學生表示“沒有”,22%的學生表示“有”。
 
  在“遭遇校園欺凌你會告訴家長嗎?”這一選項中,90%的學生選擇會告訴家長,10%的學生表示不會告訴家長。在“你認為遭遇校園欺凌最有效的解決方式?”這一選項中,29%的學生選擇“教孩子處理方法”,28%的學生選擇“告訴老師”,22%的學生選擇“與對方家長溝通”,15%的學生選擇“尋求專業咨詢”,4%的學生選擇其他。
 
  在“你希望學校怎樣預防校園欺凌?”這一選項中,21%的學生選擇加強教育,教育同學友好相處;19%的學生選擇對暴力事件中違規學生進行嚴厲處分;15%的學生選擇多組織集體活動,增進學生間的了解溝通;18%的學生選擇加強安保等校園管理;22%的學生選擇重視學生心理指導;2%的學生選擇其他。
 
  問卷的最后一個問題是“預防校園欺凌,您的建議是?”許多家長對此給出了他們的建議:對具有攻擊性、有欺凌習慣的學生進行綜合性的心理疏導;多開展體育運動,將負能量轉化到運動中;完善安保措施,教育學生看到欺凌事件盡快報警,阻止惡性事件發生;進行演習,教學生遇到欺凌事件如何全身而退;老師和學校引起足夠重視,發現苗頭早干預;出現校園欺凌必須嚴懲;加強對學生法律意識的培養;注重學生心理疏導;部分老師偶有諷刺、嘲諷的情況,希望老師能正向引導學生,讓學生更陽光;學生舉報時,學校應該引起重視;發現苗頭時,及時跟家長聯系等。
 
  學生家長態度各異
 
  “您的孩子在學校是否遭遇過校園欺凌,您是如何處置的?”“孩子回來告訴您他在學校被欺負了,您會怎么處理?”在記者的隨機采訪中,因為孩子表現不同,家長的反應也分為截然不同的3種態度——“非常在意”“無所謂,只是孩子間的打鬧”“我一般都教孩子打回去,所以沒人欺負她。”
 
  賀女士的孩子上小學一年級,因為孩子比較敏感,所以賀女士非常在意孩子的情緒。每天和孩子聊天時,她都會詢問孩子在學校的情況。她認為校園欺凌不僅僅指身體上的傷害,言語重傷也算。當她的孩子被別的同學欺負時,她會先區分是孩子之間的嬉戲打鬧還是被欺負。如果是被欺負,她會選擇告訴老師,讓老師懲罰欺負孩子的同學。她還會讓老師通知對方家長,雙方見面協商。但她說,相比同學間的欺負,有時候老師的言語重傷、言語否定以及變相體罰、撕書等行為會對孩子的身心造成更大的傷害,這也是一種校園欺凌。她建議,在規范學生行為的同時,也應該對老師有所要求。
 
  鄭女士的女兒正在讀小學四年級,當女兒反復告訴鄭女士有同學欺負她時,鄭女士很重視這一情況,她立即向班主任反映問題。“當孩子不再說這件事的時候,證明事情已經解決了;如果反映以后,孩子還在繼續說這件事情,證明事情沒被解決,她會選擇向學校領導反映。可能大人聽起來覺得是孩子之間打鬧的小事情 ,但也許對孩子的心理傷害是很大的,所以必須引起重視。”鄭女士說。
 
  “我覺得孩子之間嬉戲打鬧很平常,不必太過干預。”唐先生的兒子讀小學四年級,說起校園欺凌,他開玩笑地說,都是兒子欺負別人。他也經歷過幾次被叫到學校處理兒子調皮闖禍的情形,他說,兒子先欺負別人,自己就會管教他,告訴他這是不對的。但如果只是小朋友之間的小打小鬧,就不會太多干預。
 
  “從小我就告訴她,誰打她就打回去,不示弱也不欺弱。”竇女士的女兒上小學五年級,在她的教育下,女兒養成了“豪氣”的性格,沒人敢欺負她,她也不會主動欺負別人。
 
  專家解讀

  教育界人士:學校應加強校園欺凌應對與處置
 
 
  記者從省教育廳官網上獲悉,從2018年6月開始,省教育廳及法檢公司等11部門聯合印發了云南省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實施方案,對中小學生欺凌進行了明確界定,中小學生欺凌是發生在校園(包括中小學校和中等職業學校)內外、學生之間,一方(個體或群體)單次或多次蓄意或惡意通過肢體、語言及網絡等手段實施欺負、侮辱,造成另一方(個體或群體)身體傷害、財產損失或精神損害等的事件。
 
  為加強對校園欺凌的預防,省教育廳在其官網首頁專門開辟了“中小學生欺凌防治專欄”,公開各州市學生欺凌防治工作機構、聯系電話及實施方案,主動發布學生欺凌防治有關政策文件、工作動態、先進典型、警示事件、追責問責、督導報告等信息,接受公眾監督。對全省學生欺凌事件開展輿情監測,對各州市發生相關事件情況進行統計,對學生欺凌事件中存在失職瀆職行為、因違紀違法應當承擔責任的有關人員進行嚴肅問責,并建立學生欺凌事件督辦制度。
 
  一名多年研究校園欺凌現象的教育界人士表示,校園欺凌發生后,教師第一時間掌握信息并采取措施,避免欺凌行為繼續發生至關重要。然而,對于校園欺凌行為,事前如何預防、事中如何處理、事后如何干預,教育主管部門和司法機關還沒有完善的體系和相關制度措施,目前很多中小學校對于校園欺凌也沒有統一的應對預案以及標準的處理流程。
 
  該名人士介紹,目前,各學校針對預防校園欺凌的制度建設和培訓工作還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由于相關知識缺位,很多教師在處理校園欺凌事件時,常常無力應對,加之學校對校園欺凌事件的重視程度不夠,當校園欺凌出現后,學校往往通過開展法治宣講、加強學生思想道德建設等措施,應對欺凌行為。然而一段時間后,一切又恢復常態,校園欺凌并沒有從根本上得到重視解決。
 
  一方面,校園欺凌不僅會給當事人造成身體和心理創傷,更有可能影響到其成年后的人格特質和幸福感的獲得。另一方面,很多學生及家長對校園欺凌缺乏了解,甚至不知道什么行為算校園欺凌,更不了解面對校園欺凌時自己該做什么、能做什么。
 
  該名人士呼吁,如果教育主管部門能把校園欺凌充分重視起來,學校制定相應的規范應對與處置校園欺凌,加大培訓力度,讓每名學生、家長和教師都知道,當欺凌行為發生時應該怎么辦。同時,應旗幟鮮明地表明對于校園欺凌“零容忍”的態度,共同營造積極正向的校園氛圍,那么很多校園欺凌行為就會被早發現、早干預,從而做到盡量避免校園欺凌的發生。
 
  心理咨詢師:應保持對孩子足夠的關注與溝通
 
  從事中小學教育工作30余年的心理咨詢師琳鈞,多年來一直專注于中小學生心理問題研究。她認為,教師和家長對于什么是欺凌、什么是學生之間的矛盾和糾紛需要有辨識能力。同時,應讓孩子從小學會辨別“什么是該懼怕的”“什么是不該懼怕的”。否則對不應該畏懼的感到畏懼,可能成為被欺凌者;對應該畏懼的毫不畏懼,則可能成為欺凌者。此外,教師和家長要有敏銳的洞悉力,盡可能將欺凌事件清除在萌芽階段。
 
  琳鈞介紹,受欺凌的學生,首先可能是有身體智力缺陷的孩子,也可能是來自弱勢群體家庭,缺乏自信心,性格相對封閉。其次,也可能是由于家庭條件優越,因而引起他人妒忌。還有各種特殊家庭,因孩子缺乏安全感,過于內向、怕事,社交能力差。而如果家庭教育方式有暴力傾向,孩子在學校可能習慣動手,也可能讓自己反成為被侵害的對象。校園欺凌問題如果處理不及時,孩子身心健康受到傷害,對孩子將來性格、人際交往能力、對世界的認知及價值觀形成都會受到很大影響。
 
  琳鈞建議,家長應保持對孩子足夠的關注與溝通,尤其不能以為是孩子間鬧著玩而忽略了孩子的求助信號。孩子如果被欺凌了,家長需要及時做好受欺凌孩子情緒的疏導,消除其恐懼心理。如果孩子不愿意去學校,家長要給予其更多的安慰和陪伴。有必要時可請心理咨詢師幫助孩子走出心理陰影,重新構建對他人和學校的信心。
 
  律師:校園欺凌無小事 將受到法律嚴懲
 
  云南大韜律師事務所律師郭磊從治安處罰、民事賠償、刑事責任3個角度解讀了關于校園欺凌的法律知識。他介紹,校園欺凌最常見的表現形式是毆打他人,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毆打他人的,或者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處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結伙毆打、傷害他人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處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罰款。未滿14周歲的免除處罰,14到16周歲的不執行行政拘留。需要提示的是,以上行政處罰是在未達到刑事處罰的前提之下的,也就是說,如果被欺凌者的傷勢未能達到刑事立案的標準,欺凌者(或其監護人)至少應受到公安機關的行政處罰。
 
  在民事賠償方面,校園欺凌中,欺凌者(或其監護人)不僅需要承擔行政或刑事處罰,還要對被欺凌者進行經濟賠償,具體賠償包括醫藥費、后期治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鑒定費、殘疾賠償金、交通費、精神損失費等。同時,賠償責任也可能不僅限于欺凌者(或其監護人),學校也會由于未能盡到教育、管理職責而承擔賠償義務。而根據《侵權責任法》規定:一般情況下,未滿8周歲的孩子在學校受到人身損害的,學校應當承擔責任;8至18周歲的學生在學校受到人身損害,學校未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應當承擔責任。
 
  如果被欺凌者的人身損害達到輕傷以上程度,則欺凌者可能會因觸犯刑法而承擔刑事責任。根據《刑法》相關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至少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最嚴重的處罰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除故意傷害罪之外,校園欺凌還有可能涉及故意殺人罪、過失致人死亡罪、強奸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侮辱罪等。從年齡上看,已滿16周歲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14到16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等罪名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云南凌云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滔認為,根據《侵權責任法》相關規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2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監護人盡到監護責任的,可以減輕其侵權責任。”楊滔說,這意味著作為家長的監護人將因未盡到監護責任,而對受害者所遭受的損害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若對受害者造成嚴重的精神損害,還應承擔精神損害賠償。
 
  對于校園欺凌,家長、學校與社會能做什么?云南凌云律師事務所律師胡開萍表示,作為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法律規定其有“撫養教育”的義務。首先,應當創造和諧的家庭氛圍,做到不專制、不溺愛、不放任,平時生活中盡量多與孩子溝通,關愛孩子的成長,及時發現孩子存在的問題。
 
  “學校是孩子接受系統教育、養成良好的道德素質、樹立高尚人格的最重要場合,也是防止校園欺凌事件的重要環節。”胡開萍指出,學校應當加強法治教育,使孩子了解并自覺規范自身行為,也學會使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值得注意的是,有的教師為避免麻煩,對校園欺凌態度冷漠,或者直接將參與者“掃出”校門,這樣做不僅讓受害者得不到保護,還可能使流入社會的孩子走向犯罪。
 
  “孩子作為我們的未來,社會應義不容辭地關注校園暴力,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楊滔表示,首先,應當完善校園安全立法,責任到部門,注重細則的可操作性,并啟動專門的校園安全法案,才能在實際工作中建立起校園安全管理的長效機制;其次,要大力整治學校周邊環境,為學生創造平安和諧的學習場所。對不利于青少年成長的場所要進行限制甚至清理;另外,對于有些含有暴力、色情內容的音像制品,要建立起影視作品分級制度,減少未成年人對不良內容的接觸。
 
  如何應對

  檢察機關把調研成果用于實戰
 
  2018年9月18日至30日,全省三級檢察院與教育部門共同開展了“送法進校園”,此次,由檢察長親自送法進校園成為硬性要求,而送法的主題就是“防止校園欺凌”。
 
  據介紹,為防治校園欺凌,省檢察院專門設計制作了宣講PPT,下發到全省各級檢察機關,從宣講課件的專業性和趣味性上予以指導,節約了大量資源,同時也提高了宣講質量。
 
  在防范校園欺凌過程中,各地檢察機關紛紛支招。昆明市檢察機關的兼職法制副校長為全市多所學校以及民族地區的鄉村留守少年兒童送去20余場防治校園欺凌法治宣講。通過播放動畫片、邀請學生共演情景劇等方式,調動學生們的參與積極性,掌握自我保護的技巧。
 
  昆明市西山區人民檢察院“春蕊工作室”從2017年便開始探索校園欺凌的檢察機關干預預防機制,通過大量調研分析論證工作,借鑒國內外的優秀研究成果,形成了一套立足本土情況并結合司法實踐的“中小學生校園欺凌調研報告”,并針對性地設計了預防校園欺凌教師、學生、家長三方手冊,為校園欺凌防治提供解決方案。
 
  同時,為能更好地將調研成果運用于實際問題,“春蕊工作室”將調研成果轉化為一個個宣講課件,在轄區中小學和社區兒童之家鋪開宣講,取得了良好的社會反響。自去年以來,“春蕊工作室”5次受邀為全省及各州市教育系統開展防治校園欺凌專題培訓,高度參與平安校園建設。校園欺凌調研內容在今年被省教育廳列入中小學生教育指導手冊。
 
  “反校園欺凌重在預防,在出現一些令人痛心疾首的案例后,人們往往為事件的結果而震驚,卻很少因其發生的過程而自省。其實,如果加強預防,這些悲劇可以避免。”昆明市人民檢察院未檢處檢察官余芳認為,昆明市校園欺凌案件發案區域集中,受欺凌和欺凌行為中,男生所占比例更高,且職業學校發案率高,“這可能是由于各方重視程度不夠,責任主體不明確,缺乏具體的處理方式和程序導致的。”余芳說。
 
  事實上,檢察機關作為未成年人司法的“脊梁骨”,承前啟后地參與到各個未成年人司法環節,職能延伸到青少年犯罪預防和犯罪后幫教的方方面面,擁有大量的司法案例樣本和校園安全事件干預經驗。
 
  根據“春蕊工作室”調查形成的《中小學校園欺凌現狀分析及檢察機關參與干預體系建設項目報告》顯示,在受欺凌和欺凌行為得分中,只有33.7%的學生表示從未受到欺負。
 
  “春蕊工作室”的林敏多年來一直從事未檢工作,接觸了大量案例。她表示,現在很流行“原生家庭”論,任何成年人的行為模式都可以歸于原生家庭的影響。作為一個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專門辦理人員,她認為,這種觀點并無不妥。
 
  “原生家庭不可選擇,但可變的成長因素則決定著個人的發展方向,尤其是長達數10年的校園時光。”在辦案中他們發現,校園生活是否輕松愉快是青少年社會行為模式的一個重要源頭,校園欺凌遭遇會不同程度地導致青少年的行為偏差。因此,檢察院開展校園欺凌防治不僅是對社會熱點的回應,也是凈化校園環境、參與社會治理的重要措施,是一項具有社會意義的舉措。
 
  專家支招

  家長可以這樣做
 
 
  昆明市西山區向陽花青少年事務服務中心主任、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郝萬勝介紹,年齡較小的孩子,不能準確地分辨欺凌行為,他們可能認為問題沒有那么嚴重,自己可以處理問題;或者認為有了家長的幫助,仍不能受到保護;再或者認為受到欺凌是自己的錯。此時,家長可以告訴孩子在學校里出現問題時應到哪里尋求幫助,以及應該采取什么行動。
 
  欺凌事件發生后,家長應該怎么做?郝萬勝建議,此時家長可以感謝孩子能夠對你敞開心扉,并盡可能多地接送孩子上下學,給孩子多一些關愛。讓孩子知道你會將此事和老師溝通并且盡可能在孩子的陪同下一起跟老師談一談。若覺得有需要,家長可以在和學校老師反映情況的同時尋求校外專家的幫助。
 
  針對孩子有欺凌他人的行為,郝萬勝介紹,有欺凌行為的孩子在家有時會表現出攻擊性和破壞性,而且不尊重家規。如果擔心孩子可能會欺凌他人,可以觀察孩子如何與兄弟姐妹、父母以及來訪的朋友相處。如果他們看起來具有攻擊性,不合群或沒有同情心,這些跡象表明他們在學校可能有欺凌他人行為。而阻止孩子欺凌他人的一個重要方法是家長首先做好榜樣,并向孩子展示如何不使用暴力或攻擊行為來處理問題。同樣重要的是,要告訴孩子欺凌是什么,描述不同類型的欺凌行為,并解釋此行為具有傷害性和有害性。讓孩子知道欺凌是錯誤的,且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被接受的行為。
 
  另外,郝萬勝建議,促進建立良好的人際關系也是預防校園欺凌發生的有效方式。良好的人際關系包括當面或在線的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尊重,與生活中的人建立健康、安全、互相尊重與愛護的關系。老師、家長和其他成人通過展示良好人際關系的作用來為孩子提供支持并做好榜樣。孩子與其他孩子之間的良好關系取決于其與成人之間的良好關系,擁有良好人際關系的學生較少可能會欺凌他人,更多可能是支持受欺凌的學生,且能夠更好地完成其教育目標。
 
  本報記者 鄭玉明 刀一波 姜燕萍 謝盛梅 李艷 楊陽洋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腾讯分分彩计划_腾讯分分彩